第二天大圣与我说了昨天他与张琳种种,据说昨天还是没能按大圣的计划进行, 主要是大圣的功肛计划未能如愿张琳如何骚包的的表现就不细说了, 总之大圣又是爽干了一炮不,不是一炮,是三炮。 我对大圣这方面还一直是比较信服的,朋友圈有名的炮王, 名不虚传。 下午我收到张琳的传呼,原本都不想回她, 可拿着传呼一看这传呼还是人家送我的呢。 回过去电话,琳姐在电话里甜甜的声音传来“hi, 小气鬼!干啊呢?” 我说: “没有啊,准备傍晚去体育场打篮球的。” , 琳姐说: “好啊,我去看你打篮球。” ,就这样我们约定17点钟到体育场,我到了之后看到她已经在场边的阶梯看台上了, 穿着绿色的连衣裙、乳白色的凉鞋我没有与她打招呼, 直接开始热身、打球今天玩的很高兴,投篮的准确度也是很高, 琳姐就坐在看台上看着我看偶尔有人与她打招呼, 她经验丰富的应酬的。 看台上有几个高中女生,漂亮的小坚果,在她们的承托下琳姐越发表现出成熟美。 说实话,看到琳姐后我还是很高兴,很喜欢她, 举手投足的风韵真心的喜欢。 逐渐天色暗了,路灯亮了起来, 我走过去说: “累了, 回家了” 琳姐说: “一起走走吧”,我们边走边聊, 她没有说起与大圣的事情只是说了很多关心我的话, 学习啊、跑步啊、有没有女朋友啊 然后说: “我家楼下新开了一个饭店, 挺好的去尝尝吧。” 。 我们出租车到了她家楼下,小饭店确实很别致, 菜也很可口过程中她不断的笑,我心想“好像你笑一笑就能解决问题一样!”, 可其实还是很欣赏她 她说: “今天来我家吧, 很久没聚了。” , 我说: “那,这样好吗?大圣不在吗?”, 她说: “从来就没带大圣来过家里只有你来, 真的。” ,我给家里打了电话,谎称去同学家玩了, 暑假期间爸爸都是不在家的我也是相对自由。 到了琳姐的家,先去洗了澡,换了干爽的衣服。 然后听音乐,beyong是我最爱的乐队,也是琳姐最爱的乐队。 琳姐去洗澡,走出来的时候穿着纱质的睡衣, 隐约看到里面的风光高耸的双乳和下面隐约的黑色。 琳姐说她很想我,最喜欢我,虽然有与其它男人, 但也是贪玩而已只喜欢的是我。 并且说“你与其它人不一样,你以后会上大学, 会远走会有一番作为,姐看好你,也是真心的喜欢你。” ,说着送来香唇,她全身散发着迷人的体香, 沁人心髓甜甜的,好想一口吃下去的感觉。 剥开琳姐两肩的吊带,睡裙下垂到臂弯, 双乳跃跃而出白而细腻。 我把头靠近,亲她的上乳房,她头后仰着做出陶醉的样子, 急忙抱紧她的腰她“咯咯”的笑了起来。 直接含住她的一个乳头,吸吻,用舌头拨动, 这时忘记了昨晚大圣用她乳沟进行乳交。 甜美的吸收,同时右手拨弄她的另一个,柔软的乳头一会就硬了起来, 不断的挑拨。 滑去她的睡裙,优美的身材展露无遗,下面黑色闪着点点的光, 接吻双手在后面用力揉搓她的双臀,右手去摸她的阴部, 拿到的是满手的潮湿中指在阴唇中滑过,左右拨弄, 亲吻她的双唇两人舌头彼此探问,像两个淘气的孩子互相嬉戏, 丝滑而香甜而昨夜里大圣的阳具还在她嘴中乱捣。 中指探入蜜穴,温润顺滑,插了几下后用力勾住向近拉, 她“啊”的叫顺势把她推到大沙发上,扑上去, 掰开双腿拿出阴茎直接插入,立刻就感到了交融的快感, 她用力的抱着我发出女性的温护,“啊”的叫出声来, 我愈发用力压住她身体的同时下面用力的插, 或者说狂捣。 起身,手握她的双乳,下面一次次推进,看着她强烈的表情, 我的心理产生无限的愉悦。 干,继续干,干死她。 抱着她的双腿,下面不停的插入,亲她的小腿, 亲她的膝盖后窝舔食。 拔出家伙,俯身去吃她流出的汁水,然后吐到她的口中, 问她“香吗?” 她说: “你的香”。 起身骑上去,直接到她头位置,去插她的嘴, 用力插每次感到进入了她的喉咙,发出“噗噗”的声音, 她没有反抗就这样让我插入。 拔出来,她开始用手弄,握住,用大手指头在端口滑动, 把流出的前列腺液涂在周边奋力的套弄,就在要射出来的时候, 她俯身下去含住吃下所有的喷出,用舌头轻轻的清理, 把整根的舔拭、清理。 依偎着。 。 。 。 。 。 休息片刻后,抱起她扔在床上,先是打她的屁股, 用力的打说“贱人”,她发出“啊啊”的叫声并向前爬, 抓起她一只脚用力拉近并继续打。 压上去,左手抓着他的头发,右手拿着阳具在下面插入, 她“啊”的一声我的应声入穴,向后拉扯这她的头发, 下面用力的插入每一次用力的爆发,每一次操入都感受她臀部的饱满, 把她向上推撞回收的时候感到臀部又弹起,一次次, 穿过两股之间插入蜜穴。 手握着下面,把阴茎按在她菊花位置,她没有反抗, 用手拿着慢慢的前送她“啊啊”的叫着说“轻轻的, 慢慢的对我宝贝”,直到把前端送入,我趴在她的身上, 开始慢慢的动她“啊啊”的发出,用前端在她的洞口拔插了许久, 从阴道中带入的汁水润滑这她的肠壁我逐渐的送入更多, 进入后的里面是宽敞的逐渐的插入了整根,开始抽插, 阴茎被她强烈的包裹每次用力的撸扯着我的阴茎, 我用的插入她大声的叫,把精液射入她的直肠, 拔出看着一丝丝精液残留在她已被操红的菊花周边。